人言啧啧

目前所有肉堆积处:AO3 账号 caeseboard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caesboard/works
cp爱好取向广泛如非洲大草原
不会写pwp只会犯懒

小号:@啧_口责无凭

 

[楚路哨向]暗流涌动 02

注意:
哨兵向导设定,微原著向。

02

芬格尔作为一条有素质的新闻狗,自然说话不会骇人听闻只会耸人听闻。自和S级一起等列车的那短短时间里,并且还有一群黑衣人监视的情况下,他就已经和路明非建立起了坚固的革命友谊,并同时挖到了很多有爆点的料。比如说他的血统啊父母啊。
但是这次真不一样。

“……等等,让我先咽下这块干脆面。”高大的北欧汉子咳了两声,“你说,和楚子航?”
路明非把右半边的耳机戴回去,手指在键盘的红点鼠标上扭动指挥人物袭击,试图装疯卖傻:“啥?”
芬格尔“嘿嘿”地笑起来:“哇!师弟你真是飞来横财!楚子航的哨兵能力可是不一般的屌,要注意身体噢!”
“那是飞来横祸……”路明非捂脸,“而且也不这么用的好吗。何况只是申请成为搭档而已。”
“好好好,师兄我懂,中国人就是这么含蓄内敛。”芬格尔比划了个鬼脸,右手已经往后掏打算发帖了。谁知一向随便的路明非看也不看就大喊:“不许爆料!”
芬格尔面不改色心不跳:“哦好。”
路明非自然知道其人本性难移,叹口气,任疯狗师兄这么干了。
这本来也是事实,师兄也自己承认了这件事。可是……唉。
路明非仰头四十五度忧郁望天。
“路明非啊路明非,为师赠你一句话:少男情怀总是诗。“
“滚滚滚!为师不是这么用的再见!”

地下数层的图书馆内,古德里安教授把路明非的成绩单抖了抖,忧郁的问道:“向导没有精神动物可以调理哨兵吗?”
戴着呼吸器的执行部教授没有理他,将自己心爱学生的申请调出说:“楚子航做决定了-----我看得出来。”
古德里安白他一眼,叫道:“这还是你的学生决定的吗?明非那么优秀,要决定也是他的选择!”
教导处主任叹口气:“这还是我们这些没用的老家伙该担忧的吗?S级和超A级的血统,想必董事会也在纠结。“
三个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冬季的寒冷围绕着他们,唯有壁炉里的火焰噼里啪啦地响着,盖过了图书馆之上,地面震动发出的小小动静。

几十人匆忙的跑进了会议室,昂热校长正站在台前,示意每位同学按照平时就座顺序坐下。这次通知要求A级及以上等级的同学迅速集合,所幸所有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精英,偌大的会议室竟然无一人发出声响。
除了路明非。
此时距开学考不到一周,除了废柴师兄告诉他的歪门邪道还有寝室食堂,可怜的S级几乎从未探索过其他地方,听到诺玛温柔的提醒后足有半分钟才醒悟过来,狂翻学生手册找到地图,又花了大概十多分钟才找对地方。他尴尬的敲了敲厚重的红木门,在刹那间五十多对眼睛齐刷刷地盯牢他,有不屑有好奇有探究的目光,有几个漂亮女同胞的眼神特别恶意,像氙气灯一样灼眼。
楚子航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淡然坦荡荡,颔首示意他自己前面的空位上。
哇噻不是吧?师兄旁边?路明非咽了口口水。狮心会和学生会的成员泾渭分明地坐在两块,楚子航和凯撒潇洒地坐在成员们的最中间。
其实他还有点想去学生会的呢,那里的白丝袜蕾丝裙舞蹈团妹子个个体态优美面容姣好,质量上优品质上乘,据说还有福利party。
他咬咬牙,走到楚子航旁边去,面无表情地拉开凳子,一气呵成地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不远的凯撒赞赏地点点头。一向识他心意的财务部长凑过头问:“要不要招揽这个S级?”
凯撒沉声回答:“不了,我只是赞赏路同学作为一个男人干脆利落地解决困难的果断。不过既然他已经和狮心会示好,我们也不能夺人所爱。”
要是路明非听见,肯定会哭笑不得地吐槽自己不过是应激反应机制启动。但是此时,他只能浑身僵硬地接受各方目光的洗礼。楚子航见他尴尬的样子,低声安慰道:“昂热校长不会记你迟到的。”
可是师兄我担忧的不是这个啊!路明非哭丧着脸,呆呆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昂热清了清嗓子:“我们有一对专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锁在了水面下。这是他们唯一传来的信息。时间紧迫,唯有解开密码才能挽救他们的生命。在座各位都是极有才华与能力的精英,召集你们过来的原因也在此。”他简单的介绍了长江三峡水库下不为人知的龙城,便将资料传给了在场的所有人。
即刻所有人都陷入了紧张地计算、思索与讨论中。有位柬埔寨长相的高挑姑娘拿出了自备的占卜用具,旁边的男生已经开始建模;路明非一进门就注意的新生俄罗斯女孩点燃了她的黄金瞳,冷冷地盯着屏幕,手上十指飞舞。

 


不,不光是她。
每个人都露出了他们狰狞的面目,盏盏毫无人类气息的金色眼睛燃烧在空旷的大厅里。要是有C级的人站在旁边,此刻也只能心生恐惧地跪倒在地。这是一群超乎人类的怪物,用着他们异常的血统与不同寻常的脑力,与几百年前的真正怪物造出的机械战斗。可是即使是他们,也无法阻止冰冷的青铜冷酷无情的征伐。
沉默弥漫开来。
路明非看着那些精英的样子,突然感到一阵悲伤。
又有什么用呢?挣扎过活,徒生茫然。再多再优秀的蝼蚁,在巨象的面前也显得苍白无力。青铜与火之王代表的是龙族中最顶尖最完美的锻造和技术,那之中流淌的可不再是人类的物理定律,而是接近神迹,从来无法解释的奥秘。
又有什么用呢?路明非暗恋了陈雯雯三年,才知道这个衰仔是个注定与她两个世界的向导,何况他连个精神触角或是精神动物都没有。这些人再怎么努力,最后那两个专员也不过屈辱的死去。那什么兄弟创办公司的金融神话,也不过在一场金融危机中轰然倒塌化为乌有。当年龙族在每一片土地上都标记上自己的符号,最后仍然被突然变种的人类打压至沉睡直至黑龙之王即将苏醒。

“对啊,哥哥,这世上除了你和我,还有谁是有什么用的啊?几百年后,这里的所有人都不过一捧泥土,所有人都会顺从神定下来的铁律,唯有我们是规则神的王者!”男孩温柔地在他耳边低喃,像是诱惑水手的人鱼,“只要你同意借用你的身体,这里就是你的王朝与天下!”
路明非一晃神,他激动地想拽住男孩巴洛克风格的繁复肩饰,却毫无阻力地透过了他。路鸣泽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哥哥这么激动么?这么急着和我一起奔赴王座?”
路明非狠狠地呸了他一口:“滚!谁要放弃自己的生命?你到底是谁?”
路鸣泽笑靥如花:“我就是个公平的商人啦。专门负责交易生命,别人都叫我亲爱的魔鬼。”
“亲爱的魔鬼一听就是三流小说的称呼好吗。不用再见明天见,我还想安心做个人类,天天向上好好学习。”
小魔鬼遗憾地耸肩,从电脑桌上爬起来:“好吧,我不会强迫你,因为你总有一天会给我。作为潜在长期客户的优惠,Black Sheep Wall.”他打了个响指,露出兴味的笑容:“免费大馈赠哟!翻墙窃密绝佳好伴侣,作弊密语大Boss哥哥总不会不懂吧?”他往后一翻,衣角消失在下一排的座位后。

楚子航叫他:“路明非?”
“呃?”路明非猛然惊醒。在旁人眼里他不过是突然陷入沉睡,只有坐在他旁边的楚子航才知道这人没有闭牢的眼皮底下流露出慑人的金光,眼珠快速而无规律的运动着。
是又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吗?他没有问,只是说道:“有什么想法吗?”
路明非沉默了半晌,他问道:“电脑上有可以键入的地方吗?”
楚子航俯身靠近,操作鼠标改动页面,将学生页面的模式换成了路明非最喜欢打的星际争霸。
“你怎么知道的?”路明非诧异的指着屏幕,“难道我的名声已经传到三次元了吗?”
“芬格尔。”楚子航犹豫了下,还是告诉了他这残酷的事实。
“卧槽不是吧?又是芬狗?能玩不?回去立马找他算账。“路明非揉了揉脸,他看着屏幕上繁复的城堡结构图,那足以让他这个习惯不同复杂模式地图的人头晕眼花。
“诶我问一下,师兄如果我有个不太好的方法,可能会搞砸一切……有关系吗?”他说,小心翼翼地压低了声音。
楚子航看着他,似乎在努力回想什么:“如果一切搞砸了,我还在。”
路明非大受感动:“什么师兄你真可靠!但是听起来好像台词喔!”
楚子航说:“我妈妈追过一个电视剧,里面有个男人说过。”其实是男人对着他深爱的女人说的,虽然那电视剧真的爆烂无比,典型赚眼泪的烂俗剧情,还有过气的老男人老女人和要被捧的小鲜肉。可是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却似乎真带着感情,举手投足里到处都是落魄人生的投影,唯一的光就是那个还正义感十足而又笨又蠢的女孩。所以即使这么浮夸,说出来却也带出点内敛。
这些想法都应该是内敛的,浮夸不适合生活,就如未来不可能是老人长辈的,而是那些崭新的生命的。楚子航看到路明非,就看到雨夜后徘徊的自己。他的师弟这么年轻,还有那么多未来,而不应该是耷拉着肩膀一人走在路上,眼里心里都只有孤独寂寞。
至少……得有人记得他,陪他一起渡过一个人的旅程啊。

路明非“唔”了一声,他将手放在键盘上,缓慢地敲击下了字母。
BLACK SHEEP WALL。
不合群的黑羊用不合群的方式跳出羊圈。被人排挤被叫怪胎,却总能出人意料地夺得胜利。

 


摁下回车键的刹那,似乎有根神经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刹那间从头到脚都好像有海浪冲刷,海量的信息涌成数据的洋流,乖乖的在他面前俯首称臣。所有个体都消弭不见,他的精神力无声然而耀武扬威地铺散开来,刹那间整个地球似乎也不过掌中沙砾。
他几乎要沉迷在这快感中了,然而似乎有人在叫他,不远不近不清不楚十分神烦。
谁啊?好烦可以自个儿玩去吗!
可是那声音越来越坚定又持之以恒,路明非真是服了他。
很熟悉,很明了,很亲近……好像宇宙中永恒存在守护的恒星,或是黑夜中迷雾里的灯塔……但是那太远,还是更亲近的、更美好的存在。
“…明非!”

路明非大喘气地醒了过来。
他的视网膜上被投入了炫目的光彩,演说台上的大屏幕中,迷宫自外而内层层分解,被精妙地分成了六条直通地宫中心的大道。
是谁做到的?谁有这本事?
嘈杂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交头接耳,急迫的要找出正主。
楚子航说:“是我旁边的路明非独自解开的。”
这句话如同炸弹投入湖面,惊起千万波浪。讨论声音突然拔高起来,嘈嘈切切简直震耳欲聋。路明非想说话,却被楚子航阻止了:“不要在意他们。”
“不是在意……只是师兄你不觉得空调温度有点高吗?好热啊。”他不自在地松了松领口,脸上是不自在的酡红。

他没有注意到楚子航的脸色微变,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未结合向导的信息素,因为之前剧烈的心情波动和精神力使用而逐渐逐渐飘散在整个会议厅里。


tbc.


向导信息素这个设定有些有有些没有…我比较喜欢这个设定ww
所以看起来会发生什么呢(咳。
为什么前一篇的重点大家都放在肉啊!no!

  137 15
评论(15)
热度(137)

© 人言啧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