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啧啧

目前所有肉堆积处:AO3 账号 caeseboard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caesboard/works
cp爱好取向广泛如非洲大草原
不会写pwp只会犯懒

小号:@啧_口责无凭

 

[楚路哨向]暗流涌动

注意:
哨兵向导paro 《龙族》有二设 微原著向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甜肉(咳
然而并没有肉(。

>>

既然已经长大,就要懂得勇敢。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也要拦住那辆婚车,砍断它的车轴。



要是有人看到路明非的精神世界,一定会吓得够呛。
别的向导的精神世界都是一望无垠的草原或是波澜壮阔的大海,只有他里面什么也没有,空虚虚的一片漆黑,连点阴风都不吹,活脱脱一异次元空间。

当然咯,他是S级向导,多任性。
路明非拿到学院的评定书时,差点以为自己终于恶有恶报,连日熬夜LOL终于把自己的眼珠子炼成了自带柔光滤镜的钛合金狗眼,可以把“不合格”看成S。
结果他的猪师兄拿起相机卡擦卡擦,下一秒钟自己的手机上就震个不停,来自卡塞尔论坛的蜂拥而至的评论像洪水一样扑灭了他殷切的期盼。

#惊爆!废柴小师弟居然是S级向导!#
#昂热校长表示见到S级此生无憾?!#
#学姐学长你们还在等什么?#

“喂喂喂最后一条芬狗你有什么想留下的遗言吗?”路明非刷着那一条条被置顶了,全部都是与他相关的帖子,下意识地就满脸黑线开始吐槽。
芬格尔露出了天真无邪,恍若疯狗的笑容:“这不是为师弟着急嫁不出去么。孤老终生我这么雄壮的师兄可是看不下去的。”
路明非才懒得去理会芬狗无处不在的槽点。他“啧”了一声,看着第三个帖子发愁,就像盯着自己仇大恶深的死对头一样,也不知道是期待仇家的发功还是怎样。
于是他的仇家如他所愿地发功了。

@村雨:路明非是我搭档。

果然……唉。
路明非哀叹三声,恨不得仰天长啸,把自己的一腔热血用于嚎这么一嗓子。
师兄果然还是那么的……那么的……
路明非也不知道如何责怪他亲爱的师兄,人家也是实话实说不是,就是自己要被全学院的未结合向导给杀了。搭档说起来轻松,但在这里基本上就意味着标记交往顺便洞个房了。又有谁真正知道路明非和楚子航真的只是清白的正常男男关系,都现在为止两人交谈不过二十句。
路明非悲愤地想到这里,就只剩下艰难地咽口水这个动作了,连呜咽都被自己噎死在喉咙里。
鬼才知道师兄为什么会选自己这个废柴之王啊!

楚子航,远近闻名的钻石楚老五,超A级的哨兵。在卡塞尔学院中,能跟这杀胚比拟的只有那个风骚的意大利男人,凯撒。只是人早已名草有主,在向导中同样独领风骚的小魔女诺诺,两人成天在校园里恩恩爱爱,要是路明非看到了绝对会捂住自己的眼睛三呼“狗眼已瞎”然后将一旁的芬狗推到他前面来抵挡那耀眼的恋爱光芒。
所以卡塞尔学院里有个帮派叫“子航后援团”之类的也是理所应当的。何况人超A级哨兵长得又帅又会耍酷还有本事耍酷,比起自己这个完全不知道怎么搞的S级吊多了。
……唉,S级又代表什么呢?像自己一样,连能力等级的证明,黄金瞳,都无法释放出来吗?

几天前,当他还不清楚哨兵与向导的时候,就被一架直升飞机、一趟特快、一封所谓失踪多年的父母亲启信、以及一张卡塞尔学院录取通知书,从正常人的世界里剥离出来。
路明非深吸了一口气,他站在一群或高或矮的人群里,大家都是兴奋若狂,声音叽叽喳喳不绝于耳,只有自己还思考着回去该怎么和婶婶交代洗到一半的菜。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谁都不会预料到一通电话把他叫下楼是为了把他从中国掳到美国的什么卡塞尔学院去。
直升机上谁都不和他讲话,又拉拉扯扯地跑到列车上,路明非一头雾水的被人领到了这个大厅。虽说人手上拿的是自己不负责爸妈的亲笔推荐信,他也有点怀疑。
这时候看上去像是校长的健壮老人走上台,从他外国的不能再外国的嘴皮子里吐出了一句又一句的标准中国普通话。
路明非都要懵了。
有个声音在脑海里悄悄地和他说道,语气如蛇诱惑:跟我走。

然后他居然就愣着脑子跟那个该死的声音走了!
路明非站在一片空地上,打小开始他的存在感就低下的不得了,婶婶从来只在刷马桶抗水桶洗择菜的时候惦记着他,于是路明非也打小练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注意焦点的本领。
少年不怎么舒服地动了动身子,清清嗓子,说道:“咳,那个大仙,您有什么想说的吗?莫不是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经脉贯通不如和我修炼仙法如何这样的奇怪剧情吧?”他越说声音越低,絮絮叨叨地像是沉入了自己的海底世界。
“哥哥。”有人轻巧地叫他,声音悦耳的如同动漫里的豪华声优,语调里满是乖巧懂事。
“啥?”路明非懵了。那个矮胖子路明泽可从来没有这种苏到天际的嗓音和乖乖男的气质,他下意识地环顾一周。没有身影。
那声音笑起来:“我在你头上啊。”
卧槽这是恐怖片吧?还是小清新转血腥的吧?
他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孩微笑着和他招手,以一种漂浮在空中的优雅姿势。
“哥哥,我是路鸣泽啊。”他说道,眼眸里是狡黠的神色。
“呸!”路明非说道,他换了只脚移重心,“你是谁都不是猥琐的小胖子。”
路鸣泽的眼神有点遗憾:“哦。原来没被骗到。”
鬼才会被你骗到!

“你是路明非吗?”
路明非猛的一哆嗦,下意识的回头,就对上了青年漆黑的眼睛。没有波澜、没有光泽,看上去冷酷无情。
“……楚师兄?”路明非还来不及吐槽为什么高中学生会主席会一副“我认识你你就是我的杀敌目标”的样子,就听楚子航再次说道:“你是向导。”
向导。哦。

卧槽向导?!就是那种女生爱情小说里常出现的柔柔弱弱但是很屌炫酷的主角吗?那种战场上一个大招过去千万人无声倒地唯独他站立的那种BOSS?那种男女主都不情不愿一场结合热搞定一切的设定?不过……向导不都是女的吗?
“原来向导真的存在啊?”最后的感叹还是被他汇成了很挫的一个问题。
楚子航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只是数量比较少。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吗?”
路明非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我是被掳过来的。”
楚子航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向导和哨兵是部分人类进化出来的分支,哨兵偏五感发达,向导偏精神力强大,两者男女都有,卡塞尔学院就是培养哨兵和向导的地方。刚刚校长应该在大厅介绍现况的,你怎么在这里?”
路明非心虚地嘿嘿两声,故作轻松地说道:“咳,这是缘分啊缘分,不要在意这么多细节。师兄你是哨兵么?”
楚子航点点头。
他摘下了美瞳,一瞬间威严的吟诵声似乎在这空旷的广场上回荡,骑兵撑起他们的长矛冲锋陷阵;灼眼的金灿瞳色带着上位者的压迫,挟着千万呼啸向着对面的渺小的人撞去,上帝也要哀叹自己威慑力的渺小--------
路明非惊呼:“咦师兄你怎么带美瞳?好时髦的土豪金!”
楚子航一怔:“你不怕?”
小衰仔诧异的瞪大眼睛,努力地去观察那双黄澄澄的电灯泡:“可怕吗?”

他说:“挺好看的啊。”

楚子航带回了美瞳。他心里作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决定,却不知这刹那间的判断后是整个漫长一生的挣扎和妥协:“没什么,挺好的。谢谢。”
路明非挠挠头发,有点不好意思:“没啥。师兄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啊?总感觉咱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看到就记住了。”楚子航淡淡地说道。

喔这就是男神装逼的气质啊!路明非暗暗地感叹道。和楚子航分手而行后,他一个人暗搓搓地不知道意淫了多少师兄记住小师弟的烂俗剧情,往大厅走的时候才猛然记起来被晾在一边的路鸣泽表弟。
他抬头……人呢?
大约是耐不住孤独寂寞冷跑掉了吧。路明非挠挠自己的后脑勺不负责任地想到。

讲中文的外国佬教授告诉学生哨兵向导是人类中的精英,源自于龙族的血脉让他们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于哨向还是数量偏少,又因为最近四大龙王都有苏醒的迹象,学院鼓励配对繁衍,争取生出越来越多的哨向宝宝,好更有效的保护地球守护人类杀死巨龙。正是因为中国哨向人数远多于其他地区,所以将普通话列为通用语。卡塞尔学院作为全球唯一为哨兵向导开设的学院,实力雄厚历史悠久,两大学生俱乐部如何战绩辉煌如何金光闪烁。
路明非忍不住悄悄地打了个哈欠。
“我们仍有很多敌人。”那个矮胖的教授是这么宣称的,“为此我们需要提高自身能力。新生将会有入学测试,将你们的能力分级,同时还有必修和选修课程供你们学习。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寝室里找到学生手册,请务必仔细研读。希望你们可以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里尽情享受。”
大家欢呼雀跃。

至于路明非怎么会是S级,这里有诸多原因不再一一提及。
咳。路明非才不会说他对于那什么精神触角完全无感,还是靠芬狗的作弊答案一张才通过笔试。至于用《黑色星期五》诱发向导们的精神力爆发,以至于向导们都陷入了群魔乱舞的状态,除了路明非。这首禁曲既没诱发出他的向导形态也没有让他精神崩溃,神志清醒的他在观赏一个高挑妹子跳着芭蕾的时候,再次看见了路鸣泽。
“我们又见面了,哥哥。”男孩微笑着说,他斜坐在窗台上,西下的夕阳影子如同他的布景,最炽亮的反而是那金色的眼睛,那里面满满都是他哥哥的影子。
“路鸣泽?”路明非呛到了自己的口水。
他猛的后退了几步,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考场明明里里外外全被封死,连个支原体都挤不进来。难不成还能大变活人?
贵族一样的男孩优雅地跳下窗台,拉起并不存在的裙摆,低下头做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屈膝礼:“正是我,亲爱的先生。”他咯咯的笑起来,可惜并没有任何笑意:“哥哥,你知道你即将成王吗?”
“成王?我又不是项羽,一天到晚心心念念着王啊王的。再说,师兄都说了我是向导,哪有向导成王的,逗你哥呢?”路明非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还能和成王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成王这种词,属于的是那些满脸写着成功的精英,那些战场上以一敌百的英雄,那些叱咤风云的人物,又和一个SAT都不过关的路明非有什么关系呢?他只适合坐在天台,望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说说寂寞的屌丝的冷荤笑话,吹吹凉风,敬仰敬仰前辈学长……又怎么会有关系呢?

男孩收敛了唇边的弧度,他一步一步的走近他的哥哥,所有人似乎都为他让道,只余下王者归来一般的荣耀:“向导?笑话。你的血统、你的等级,你的一切-------你将是统治这个世界的王,所有逆臣都只能匍匐在你的足下颤抖!”
他的眼里只有千年的冰雪,而即使再神圣的光辉也只能黯淡收敛。
路明非想嗤之以鼻,但是他办不到。他内心的悲伤几乎要满溢出来,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只有一个人活着,成天疯疯傻傻不觉得孤独;突然有人闯入了你的生活,给你最好的然后突然离开,那一点一点撕碎了在心底研磨的感觉。
“不过亲爱的哥哥肯定也不懂。”路鸣泽遗憾地叹口气,他把一样东西塞到路明非的裤兜里,转身退后几步,如风吹沙散一般的消失了。

路明非是被芬狗摇醒的,据说自己的考卷上画满了速写,被保险箱收起来送进了校长办公室。
“不是吧?!”路明非哀嚎道,如丧考妣,“我都不知道我干了什么!”
坐在他对面已经吃完了培根早饭的楚子航认真地说:“产生幻视是正常现象,说明你的确是个向导。”
谁说那是幻视的?路明非痛苦地倒地不起,幻觉里的人物给你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在现实中啊?
“和我做搭档吧,路明非。”楚子航说。
他对面蔫了吧唧的人没听到,含含糊糊地嗯了几声。他心里还想着“弟弟”给他的一支珍贵的、无与伦比的、至高无上的向导结合热抑制剂。
“搭档之后会一起执行任务,也有可能进行临时标记。”楚子航提醒道。
路明非“哦”了一声,含糊的把鸡腿肉囫囵吃了进去。

执行任务,简单嘛,刷过论坛都知道楚会长是多么牛逼的一种存在,抱紧大腿往前走;临时标记,简单嘛……嘎?
是我想的那个标记吗?
路明非诚惶诚恐地抬头看向对面,楚子航无辜的将手机界面调整给他看:“已经和主任和导师发好申请了。”
感情你早就写好只差东风了吗?路明非无力地吐槽道。
他也不好意思说“不,我们还是不合适”这种话,毕竟大老爷们了,总不能出尔反尔;何况师兄待自己的确不薄,让他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行呗。”
他最后自暴自弃地说道,内心里却涌起了不知名的快乐,如暗流涌动的海面上一个小小的浪花。


TBC.

*支原体:已知最小的细胞。(没错这只是个生物的冷笑话(X
*好像有点慢热…?(喂(憋着急我一定要写一篇肉!(咳


  211 11
评论(11)
热度(211)

© 人言啧啧 | Powered by LOFTER